首頁 >> 新聞庫 >> 正文

                線上教學,如何隔著屏幕培養學生的自信?

                發稿時間:2022-07-08 09:33:00 編輯:李婧怡 來源: 文匯報

                  筆者曾聽一位年輕教師給學生講題目,在10分鐘內連說了5次“這個很簡單”。講完后,還要問學生:“還有問題嗎?還有人不清楚嗎?”試問,在這樣的情況下,哪個學生敢站起來說自己沒聽懂?!

                  要知道,大多數學生還沒有這樣強大的心理素質,不僅沒有,本來好好的心理素質也要被破壞幾分。所以,請老師們不要對學生進行這樣的“炫技表演教學”。

                  教學不僅需要扎實的學科素養、還要有師者仁心和足夠的智慧。線上教學三個多月,每一位教師都要思考同一個問題:我是否培養了學生說“不知道”的自信?!幷?/p>

                  ■曾德琨

                  因為疫情的關系,滬上中小學從3月12日起開始線上教學。云端教學,教師不用粉筆、不用擦黑板,所有教學內容用PPT呈現,學生不分前后排,獲得信息的機會均等,這些都對教學有提速效果。

                  但線上教學也在一些方面呈現出“慢速”。比如,請學生互動回答問題時,學生的回應就好像是從“山的那邊海的那邊”傳來,怯怯的,“是我嗎?聽得到嗎?”。

                  教學過程中,教師對于學生是否了解并進而掌握所授內容,是確保教學有效的重要因素之一,而學生對于教師所授內容掌握如何的反饋同樣也對教學有效性起重要保障作用。

                  線下教學時,一位認真、負責而且有經驗的教師往往可以從學生的眼神和肢體動作中了解學生的知識掌握情況。而線上教學期間,為了“看”得到學生的聽課效率,各學校教學管理部門想盡了辦法。

                  隔著屏幕和網線,學生是否有對老師說“不知道”的自信較之以往更為重要。而培養學生的自信,同樣也是“雙新”教學改革的重要目標之一。

                  線上教學拷問我們每一位教師:是不是培養了學生說“不知道”的自信。

                  學生往往有說出“知道”的自信,但讓學生說“不知道”,需要教師的能力和智慧

                  線上教學的期中、期末考試,不少學校要求學生的攝像頭對準答題紙書寫部分以及答題者臉部。也有某些學校要求“家長和學生雙機位監考,一個學生會議號攝像頭正面對著學生,另一個會議號要求家長從側面監考對著學生”。

                  記得化學特級教師李可鋒在20年前就對學生說:“如果你真的不會做,就在卷子上寫‘本人本題不會做’,我給你2分”;20年過去了,李老師仍然對學生這么說,甚至在日常隨堂測試時不監考,那些在意分數的同學的確會作弊,一次、兩次……后來也自覺無趣,不是自己會的,得了分也無用。這樣的教育,比張榜處分示眾有智慧、有包容,是師者仁心。

                  道可道,非常道。能讓學生說“不知道”,也能引導學生發現自己知道背后的“不知道”,需要老師有扎實的學科素養,同樣需要師者仁心,更需要足夠的教學智慧。

                  方女士參加兒子所在高中的家長會,和各科老師溝通后發現兒子有一個問題,上課發言“太積極”,老師剛說“請同學們思考”,他的答案就脫口而出,但是當老師再追問如何思考得到這個結論,他又無法講清楚。方女士可以想象兒子說“我知道”,然后高高舉手回答問題的自信。這是她陪兒子輾轉在各培訓機構學習的收獲,也正是因此,他在中考得以高分升入知名高中。但是,高中老師對他在課上搶答問題,卻說不清答案演繹過程的表現不以為然,毫不客氣地指出他追求正確答案而不求甚解的習慣。

                  方女士兒子的問題并非個別現象,很多時候,學生有說出“知道”的自信,尤其是“好學生”,但是普遍而言,學生缺乏用知識解決問題的能力,他們有對知識的存儲,卻缺乏如何輸出、輸出到哪兒的判斷能力。

                  有經驗的教師會在開學時把教學計劃告訴學生,并隨時提醒學生章節間的銜接過渡,便于學生構建知識網絡,注重學科的邏輯性。有了邏輯,分析演繹推導的學習能力就能逐步形成,減少單純的記憶。

                  課堂40分鐘是老師帶領學生腦力勞動的精貴時間,“如何發生的、如何想到的、下一步又會發生什么……”很多概念往往是通過老師一層層設計的問題展開,而這些問題根據現場反應即時生成,存在不確定性和不可復制性。就筆者經驗和觀察而言,當老師對學生的回答沒有“對/不對”這樣的評判,而是引導學生一起討論時,當學生最大的感受是沒有權威、沒有被要求絕對服從,只要你有想法,就有老師聽你說時,學生才會放松地說“不知道”。

                  但在線上教學時,老師沒有粉筆、看不到學生的眼睛,如果學生還沒有養成說“不知道”的信心時,課堂效果顯然會打折扣。

                  真實情境的教育并非“炫技式表演教學”,這樣不僅無法教好學生,更破壞學生的學習心態

                  要培養學生說“不知道”的自信,需要教師擁有教學能力和智慧?,F實中,很多教師會抱怨課堂教學會受困于完成教學任務的目標。確實,教學任務可以量化,但并非工廠計件那種量化。有的老師經常講“這節課沒有完成教學任務”這類口頭禪,可見教學目標制定并不準確,更可見對學生的“容量”不清楚,不了解學生的思維和接受度。更令人擔憂的是,還有一些老師非常喜歡說“這個很簡單”“這個非常容易”“答案一眼就看出來了”這類口頭禪。

                  筆者聽一位年輕教師給學生講題目,10分鐘內連說了5次“這個很簡單”,講完后,還要問學生:“還有問題嗎?還有人不清楚嗎?”試問,在這樣的情況下,哪個學生敢站起來說自己沒聽懂?!

                  要知道,大多數學生還沒有這樣強大的心理素質,不僅沒有,本來好好的心理素質也要被破壞幾分。所以,請老師們不要對學生進行這樣的“炫技表演教學”。越是專業素養扎實的老師,越能把學生的問題納入到對應的網格中去評判并加以糾偏。反之,把課堂聚焦在自己“表演”上的教師,口頭禪往往是“這節課沒有完成教學任務”。

                  武漢大學的戴建業教授因為口音較重,養成了講課時常會問學生“聽懂了沒有”的習慣。期間他會內疚地跟學生解釋:“不是問你們聽懂沒有,是問你們,我到底講清楚了沒有?!边@是老師對學生的尊重。

                  筆者還注意到一個問題:當前的多數家長對“雙減”很了解,但對“雙新”不甚清楚。上海自2019年開始陸續使用新編教材,這是一“新”;全國統一課程標準,課程分為必修課、選擇性必修課、選修課等,這是另一“新”。

                  對學校和教師而言,“雙新”除了教材變化,“培養學生學科核心素養”是2017年版新課標提出的育人目標。要達成核心素養為目標的教學變革,教學方式、學生的學習方式均需變革,不能像曾經所謂的“啞巴英語”那樣學習,而是需要探究、研究、實驗、混合學習、課題、科創、過程記錄等學習形式多元化。

                  從全國到各個學校教研組等不同層面上的培訓自2017年開始就全面展開,以項目化、單元設計、深度學習、跨學科、導師制、重構學習空間等為熱點關鍵詞的課題研究也層層推進。學生是“雙新”變革中的焦點,尊重學生成長規律、研究學科邏輯、注重學段的銜接、放飛學生思想,這是“雙新”推進的意義。誰來推進?所有和學生接觸的教育工作者。教育工作者的視野、格局和文化修為決定其育人水平。

                  太原理工大學黨委書記鄭強是研究高分子的化學家,針對“白色污染”這一社會科學議題,與學生展開辨析:是一面生產垃圾袋一面加強回收降解,還是不生產塑料,回到使用布袋和草編袋年代?高分子化學為人類提供醫用微創手術的導管、高科技芯片載體、航天所需等材料,試想,沒有塑料軟管,難道將金屬管子伸入人體做治療嗎?“白色污染”的關鍵點在于我們不能追求低端“一次性塑料袋”的生產,要研發高端的高分子材料。聽完這些,學生再來聽化學課,他的社會責任感和科研精神被調動,學習就不再沒有動力了。鄭強強調,教師光有專業知識,不和學生談文化,是難以激發學生學習內驅力的。

                  提倡有真實情境的教育,教師就是最真實的現場情境,教師的視野和格局決定了教室的空間、決定了學生的想象力。這樣的師資,不是大學流水線生產出來的,是在對學生思維分析、對課程融合貫通的理解、對教育事業的熱愛下孕育出來的。

                  “雙減”“雙新”的實施,是為了改變過去我們過度“施肥”導致盲枝過多,修剪盲枝、掐尖育苗只為百花綻放

                  我們知道,有經驗的園丁會檢查突兀生長的枝條是不是盲枝,這些盲枝竄得很高,但不會開花,還浪費肥水,必須修剪,讓營養回流;還有些弱枝萌發的花骨朵,需要植物用盡全身力氣讓其開花,一盆花也就這一朵,不如掐尖扔掉,讓營養回流,蓄勢待發。剪盲枝、掐尖,均衡冠幅,讓花朵集體綻放,更為下一輪開花留下力氣,開完一波又一波。相比將教師比喻為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園丁更為貼切。

                  在“雙減”之前,我們過度施肥且不加修剪,但是,我們孕育了很多盲枝,看上去郁郁蔥蔥。課堂上學生接受知識反應很快,對考試胸有成竹,精準答題,對教師的教學設計產生了一定干擾,于是加大題量、加大難度,高一、高二、高三的試卷幾乎通用。過度施肥,帶來的是土壤板結,基質失去活力和再生能力。

                  “雙減”“雙新”前后出臺,有行動力的教育家們呼吁教師要有活力、學生要有活力,學生的活力靠課程設計、靠學科評價,更靠有活力的教師隊伍。

                  李可鋒老師對學生說:“我不期待你成功,我只是祝福你不要失敗”?!俺晒Α蓖谝环N未知的、縹緲的目標或者說假想敵,使勁出拳卻打在棉花上,而“不失敗”就是保持對自我的肯定和悅納,知道自己是誰、知道自己不知道的東西,才有學習目標和學習能力,且不被外因干擾和擊倒。

                 ?。ㄗ髡邽閺偷└街谢瘜W特級教師)

                一本色道久久综合狠狠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