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庫 >> 正文

                提高現實待遇 幫博士生“脫貧”減負

                發稿時間:2022-08-13 14:22:00 編輯:張建偉 來源: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

                  最近,有網友在人民網領導留言板上向山東省領導留言稱“望省內切實提高在讀博士研究生待遇”。7月29日,山東省教育廳在調查了解后回復:近年來,中央和省級財政大幅增加研究生獎助經費投入,高等學校統籌利用學費收入、科研經費、社會捐助等方式加大對研究生的獎助力度,建立健全了以政府投入為主的多元獎助政策體系。

                  如何提高博士生待遇,一直是國內高教界的熱門話題。早在2007年,時任國務院學位辦主任、中科院院士楊玉良就在一次論壇上直言不諱地提出,國內博士生的生活過得“不體面”,并因此倡議提高博士生的待遇。在2017年,《財政部 教育部關于進一步提高博士生國家助學金資助標準的通知》強調,中央高校博士生從每生每年1.2萬元提高到1.5萬元,地方高校博士生從每生每年不低于1萬元提高到不低于1.3萬元,由此使得平均每人每月補貼再增長約250元。

                  對照之下可以看出,山東省針對博士生的每人每年1.5萬元國家助學金資助標準,已屬“高配”。遺憾的是,這樣的標準尚不能保障博士生過上“體面”的生活。有網友在留言中發出了錐心之問——試想一下在二十七八歲的年紀,甚至很多博士研究生都30歲了,每個月只有1500元的補助,生活壓力該有多大?

                  博士生實在是一群不同尋常的“學生”。他們年齡偏大,不少人都已結婚成家。然而,因為“學生”的身份,他們沒有正式工作,也沒有基本的薪金保障。當“糊口”都成為問題的時候,“養家”談何容易?雖然多地都針對博士引進提供了各種優惠措施,但對于尚未畢業的博士生來說,如何體面地走完“最后一公里”,顯然是更加值得關注的話題。

                  目前,博士生的主要收入來源有兩方面:國家獎學金和國家助學金。前者旨在獎勵優秀,后者提供兜底保障。盡管國家獎學金每生每年3萬元的標準并不低,但作為一種獎勵,注定不可能惠及所有博士生。近年來有人提出,可以取消國家獎學金,以此來提高國家助學金的標準。這種建議看似皆大歡喜,實則隱藏著新的問題——如果失去了獎學金的激勵作用,科研創新的積極性難免會大打折扣。

                  基于此,不妨換一種角度來看問題。譬如,將博士生的身份界定為科研工作者,而不是學生。實際上,博士生在大多數時間內都在從事科學研究。然而,因為“學生”的身份限制,博士生很難得到與科學研究相匹配的報酬,以至于時常有人吐槽:打工時是工人,領工資時是學生。如山東省教育廳所言,各高等學校都設置了研究生“三助”崗位,并提供“三助”津貼。這是按勞取酬的一種方式,而這本身也是對博士生也是勞動者的一種肯定。在此基礎上,能否考慮將博士生的勞動者身份由“兼職”拓展為“專職”?

                  如果博士生被定義為科研工作者,他們的工作年限就會被相應延長,這不僅是對博士生當下體面生活的保障,也是對他們職業規劃乃至退休福利的一種保障。與此相對應的是,如果按照科研工作者的薪酬待遇為博士生發工資,也會倒逼博士生培養機制產生變革——那些“招不到”或者“養不起”博士生的研究機構,是否還應繼續擁有相應的招生名額?以科研項目確定科研經費,以科研經費確定博士生規模,這也未嘗不是一種培養機制的變革。在不斷提高博士生待遇的同時,研究機構到底需要多少博士生更值得關注。畢竟,提高科研工作者的培養質量才是壯大人才隊伍的關鍵環節。

                一本色道久久综合狠狠躁